你好,我自己。

本文实际写于 2019 年 6 月 8 日,应该每年 6 月 8 日更新一次

# 2019/06/08

# 0x0: 前言?

一直以来都想写一篇关于自己的文章,但因为身体原因和高考的压力,一直搁置到了现在。 并不是为了写出来博得同情什么的,相反,如你所见,这片姑且称为自述的文章只发布在个人博客 的一个深层角落。哪怕是你,也没有在地址栏中随便输入什么东西而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个页面,不是吗?

我非常喜欢以对话的方式行文,就仿佛我在有意无意地讲述着自己的故事一样。 所以我会用到很多的“你”,还请读者们不要介意这一怪癖~

编辑于 2020/01/09: 后来,我称呼这一个深层角落为「Secret Base」,因为我最喜欢的歌曲便是以这两个单词命名的。 很高兴能在之类见到你,那么这说明,你在我的心中已经占据了很重的分量 😃

# 0x1: 出生

21 世纪的某一天,我在厦门市妇幼保健院出生了,家里人很高兴,因为我是个男孩,同时也是在这家医院出生的第一个男孩。自我出生以后,又有连续 12 个男孩在这家医院出生。我家比较迷信,算命的说这是因为我具有所谓的「天子之命」,数字 12 象征着十二生肖,我的出生带领了十二生肖的变化(虽然在现在听起来觉得十分滑稽),并且,算命的师傅还断言:我长大后必成大器。

多亏了算命先生的关照,我从小就被家人寄予厚望,他们几乎每天都会说什么我长大要成为家里的顶梁柱,什么以后要成为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......甚至现在还是如此。

当然,那时的我并不知道,事情远远不是大家都希望的那么和谐...

# 0x2: 童年

在我的记忆中,我的童年玩伴都是女孩子,对门卖炒面炒饭家夫妇的女儿,楼上小学教师的女儿,隔壁开小卖部的男人的女儿......倒不是因为我邻居们的孩子都是女孩,而是我对男孩子们玩的那些游戏一点都不感冒。印象中,周围的男孩们都喜欢聚在一起打打闹闹,比如拿着树枝当骑士手里的剑你追我赶,比如一伙人扮演动画片里的角色打打杀杀,比如在操场上踢足球、打羽毛球等等。我并不觉得有意思,相反,我更喜欢和女孩子们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,或者是讨论动画片的剧情,又或者是看着男孩们打闹,而我们在旁边看着他们出丑而哈哈大笑...

家里人因为我的童年玩伴问题不止一次命令我去跟男孩子们玩,让我“不要那么娘娘腔”,小孩子哪里有勇气反抗家人的命令,而且不得不承认,男孩们的游戏有时真的很好玩(就是特别累)

但事情总是在不知不觉间变糟糕的...一次逛街,我看到一条很漂亮的裙子,到现在还记得这条裙子的模样:暗红色的裙摆上点缀着几条白色的丝带,一直垂到膝盖的位置,在左胸口处绣着一朵蝴蝶结;袖子也是暗红色的,并且两只袖子的外侧面都有绣在白底上的棕色小熊,我询问家长能不能买这条裙子,他们说:“这是女孩子穿的,你是男子汉,不能穿成这样的”,难过,除了难过只有难过。我不顾一切地百般恳求,他们看起来烦了,不再理我,我只能一直哭一直闹。

一路哭着回到家,我委屈地问他们:“为什么我不是女孩子,我能不能变成女孩子?”,他们的怒火再也忍不住了,对着我又吼又骂。爸爸生气的把手机摔倒了墙上,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喘,至于他们到底说了什么,我一点也不记得了,只记得最后是挨了一顿毒打...

也许是因为这件事印象过于深刻,我对暗红色的裙子情有独钟, 如果现在还有机会穿裙子(只是...希望),我一定会选择暗红色...

# 0x3: 觉醒?性别认同障碍?

初中时期,家里买了电脑,签了网线合同。在自己的卧室里我有一台完全属于自己的电脑。

那时候贴吧是我最喜欢的地方,每天的娱乐活动都是水贴(也许还有对线?)。无意间接触到了“女装大佬”、“药娘”、“MtF” 这样的圈子,那时我才发觉,小时候种种女性化的行为并不是巧合,喜欢跟女孩子玩不是巧合,喜欢女孩子的玩具也不是巧合,对裙子等女孩的服装念念不忘更不是巧合!

我和一个第一印象特别好(就是女装起来很漂亮)的姐姐加上了好友,当时我初一,她高二。 她说了很多她自己的心理和行为,我发现这就是另一个我啊!在那一瞬间,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动产生了, 因为从来没有人能如此准确地说出我的内心想法。她告诉我:其实我们都是生活在男性身体里的女孩子,那一瞬间,我哭了,哭的撕心裂肺,像是在无力地发泄过去十多年的不甘的妥协

这可以算是觉醒吧?嗯,这当然是觉醒。

# 0x4: 性别焦虑

身边的同学一个个进入了青春期,看着他们长胡子、声音变粗、喉结变大...我非常害怕。 我害怕自己哪天也会开始这样的变化,但害怕是没有用的,这些变化早在出生前就已经被基因决定了。

终于,我也长出了胡子。早上起来洗漱,看到镜子里自己的嘴唇上方长出了短短的胡子,不自主用手去摸它,边摸边控制不住地颤抖,有时甚至会绝望到哭泣。为了逃避现实,我选择不照镜子,不拍照,避开一切能看到自己的方式,活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...

但这样的逃避终归是不足以抵抗日益强大的焦虑的,我变得每天情绪低落,无精打采,甚至会有血腥的镜头在脑中不时闪现。父母带我去看了心理医生,检测报告中说是「中度抑郁」,开了好几种药,每个月的药费就有上千块......

后来是怎么走出来的呢?回想那时候,我每天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写代码,通过代码来分散对青春期男性化的注意力:上课的时候突然控制不住负面情绪,就偷偷拿出手机在桌子底下写代码;晚上也要敲键盘到筋疲力尽才能睡着...(实际上高中也是这样度过的)

心理状况稍微好转一些以后,我从一些渠道了解并购买了「补佳乐」,「色谱龙」,幻想着吃糖可以变得可爱,可以变成可爱的女孩子,可以拥有清脆好听的声音,可以正当的穿裙子上街......但那时的我毕竟太过天真,一个经济尚未独立的初中生怎么能瞒过家长呢?才开始吃糖 2 个月,就在妈妈打扫卫生时发现了药,生气地指着我的鼻子质问我:“这是什么?!”

我不敢相信,如果那时我没有写代码这一个爱好,我可能根本撑不过突然停药和雄性激素反扑带来的副作用——更严重的焦虑和更严重的抑郁。如果没有计算机在那时候分散我的注意力,我的生命也许就永远停留在那个初三了...

# 0x5: 写给未来的自己:经济独立!

经济独立,是一切的根本。不经济独立,永远不能完成蜕变!

写到这里,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哭了多少次了。高考已经结束,希望能去一个离家远一点的大学。 如果分数足够的话,我应该会选择「四川大学」。如果分数不够,那么我也会尽量选择去「成都」上学, 在我心中,成都真的是完美的城市:

  • 慢节奏的生活
  • 有很多朋友都在成都
  • 离家 1000+km 并且也不是特别北方
  • 冰封说成都有一条很棒的「泡桐树街」
  • ......

那么希望一切顺利~

至于留长发的事...大学再说吧? 至于伪声...虽然可以简单发出一些了,但是如果没有铺垫还是有很重的鼻音,多加练习吧!


# 2020/06/08

# 0x6: 大学第一年

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,这一年里,我最幸运的事就是遇到了一群天使般善良的同学: 知乎 (opens new window)

回想这一年,我做到了哪些事呢?

  • 来到了成都
  • 和朋友们成功面基
  • 自己负担自己需要的商品

我并不喜欢制定未来一年的计划,一是因为不擅长,而是因为很有可能做不到(bushi

所以,明年这个时刻,我又会写下什么呢?

# 写给 2021/06/08 的自己

一年过去了?你变得可爱了吗?(害羞


# 2020/08/06

# 0x7: 拿到证明

今天在朋友们的陪同下在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开到了“易性症”的证明,这也是后续做 SRS 的通行证。 医生人非常温柔非常有耐心,还夸我穿裙子好看 QwQ,排了几十分钟的队做了 600 多道测试题... 开证明的医生最后很温柔地对我说“祝你顺利”,真是被感动的瞬间想哭出来呜呜呜。

拿到证明以后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找医生开 HRT 所需的激素药物了,还可以得到正规的医疗检测, 开心,以后我也可以说自己是“持证上岗”了呢wwwww

关于手术,我现在只差钱了...按目前这样的收入情况,大概可以在一年内存够手术需要的所有费用吧? 一定要在本科毕业前完成手术~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在本科毕业证上写上期待了二十年的“性别:女”。

朋友们今天一直跟我在一起,我排队候诊,他们也在旁边陪我,而且没有一丝怨言,真的好感动。 希望可以和他们一直一直这样好下去呢~

# 0x8: 这样做值得吗?

值得呀,这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呢。 我生来就是女孩子,只是装错在错误的身体里,现在所做一切的只是在努力变回去啦~

不用伪装成男生生活,真的太棒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