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包裹到了

春节,回到了家。

家换了个位置,换了些成员,还换了些气氛。

"二叔"和"三叔"家的孩子挡在电视机前像百灵鸟一样为电视节目配音; "老三"和"老四"四仰八叉地贴在沙发上仿佛在给大家提供人皮坐垫; 一个当兵的"哥哥"听闻我的归"家",连忙对着摄像头一边和我讨论吐二手烟的姿势, 一边表达"兄弟情深"————家里的两个"弟弟"都是"亲弟弟"啊!

这烟仿佛从屏幕里冒出来了一样,我连忙关上手机丢到一旁桌上, 不料正被过路的六岁"弟弟"顺手点成了玩具,刚从鼻子里出来的手指蜗牛般爬过QQ电话的"挂断", 这"蜗牛"还真在这二位世界留下了"脚印"……我被吓得不轻,不过幸好,被"蜗牛"宠幸的并不是我的手机。

在成为这五彩缤纷的动物世界的饲养员后,我终于忍不住了。 我发疯似的逃离这片毫无"人气"的荒野,向"父亲"寻找帮助:"厨房需要帮忙吗?"

"……",沉默,"……",还是沉默。

无果,我又向"大伯"献殷勤:"饺子还需要一起包吗?"

"……",沉默,"……",还是沉默。

我疯了,回到了动物园继续当饲养员。我不禁在想, 究竟,我是动物,还是他们是动物?

终于,饭菜的香气飘进了动物园,动物们本能地冲向真正的饲养员。 我愣在原地没动,原来,大家都是动物。

菜肴姑娘们穿着着五颜六色的新装,一个一个选秀似的走上桌盘,摆弄出各种风骚的姿势, 只为吸引人们挑剔的眼光。突然,一双筷子冲了出去,笔直地瞄准了一位红衣姑娘。刹那间, 又是一双筷子飞了出去,瞄准着同一位姑娘!

一场大战在所难免,两位剑客谁也不让谁,谁都想将这位婀娜多姿的女子拥入自己怀中。 他们暗着较劲,明着争抢,谁也不肯先在择偶的姑娘面前先把脸面给丢了。

饭桌热闹非凡,有给长辈敬酒的,有给孩子夹菜的,有大人互相吹捧的,有小孩互相吹牛的......只有一双筷子和一只酒杯陪着我,它们互相敲打着。

吵闹中我听见谁的电话响了,手上的震动感醍醐灌顶似的敲醒了我:"喂,您好?"

"您好,您的快递给您放楼下了"

"好的,这就来!"

迷迷糊糊走下楼,突然间楼道的清净让我十分不适应,来到包裹前,看到上面的 "四川成都-XXXX大学XX校区"

顿时亲切感袭来,泪如雨下。